岁月的长河里,无数英烈前仆后继,为争取民族独立、实现国家富强、促进世界和平而英勇献身,他们以鲜血浇灌理想,用生命捍卫信仰,构筑起一座座不朽的精神丰碑。
1905年7月,黄兴与孙中山在日本相识。1913年7月29日,南京讨袁战事失利,黄兴由上海避走香港,后去往日本。当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黄兴担任执行部庶务总干事。
沿着长沙岳麓山羊肠小道拾级而上,至麓山寺正门附近,一座汉白玉方形碑塔立于眼前,青松翠柏掩映下的“蒋公翊武之墓”六个大字格外引人注目。
他是黄兴,一个寡言重行的人;他将毕生的情感和智慧,化作“名不必自我成,功不必自我立”的行动力,留在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征程中。
当时的他血气方刚、风华正茂,戴着日本学成归来“士官三杰”之一的桂冠,成为各路封疆大吏军阀名流争相延揽的主角。12年后,蔡锷竟一语成谶,以国葬之礼,魂归于此。
如果生在政治清明的太平时代,他会是一个温情丈夫。然而在“遍地腥云,满街狼犬”的封建王朝末期,他却成了为天下人蹈死不顾的“铁血丈夫”。
近日,重庆市渝中区在位于渝中区南区路的邹容烈士纪念碑前开展了多场祭奠活动。邹容烈士亲属代表、市民代表、武警战士、少先队员等百余名社会各界人士参加,并瞻仰烈士纪念碑。
她从小崇拜岳飞、文天祥、花木兰、秦良玉等民族英雄和女中豪杰,蔑视封建礼法,提倡男女平等,留下了许多充满强烈爱国思想和饱满革命热情的诗篇。
行走在浙江绍兴东浦小镇的青石板上,过锡麟中学,走5分钟路程,就可见到一尊徐锡麟烈士塑像。太阳下,烈士身穿长袍,脚着浅口布鞋,手执书卷,昂首前视。
在成都市青白江区城厢镇的彭大将军专祠内,一座高达近10米的石碑矗立其间,碑身南北面书有“彭大将军家珍烈士纪念碑”,东西面写着“先烈彭大将军家珍殉国纪念碑”。
一入湖南常德桃源县教仁学校大门,抬头就可见一尊宋教仁雕像。四月春暖,烈士一袭长袍,头戴毡帽,昂首肃立,目视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