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后四十回作者为何不是高鹗?

原标题:《红楼梦》后四十回作者为何不是高鹗?▲老版《红楼梦》作者署名为曹雪芹高鹗▲珍藏版《红楼梦》已改为曹雪芹无名氏著张庆善 ▲今年年初,人民文学出版社推出了《红楼梦》(珍藏版),扉页上作者署名变成了“(前八十回)曹雪芹著,(后四十回)无名氏续,程伟元、高鹗整理”。1982年《红楼梦》新校本出版时,署名为“曹雪芹、高鹗著”。如今发生明显的变化,一时间引发社会广泛关注。7月10日,中国红楼梦学会会长张庆善在《光明日报》撰文,回答了“《红楼梦》后四十回作者为什么不是高鹗、到底是谁”等问题。曹雪芹基本写完但没改完《红楼梦》作家张爱玲曾说人生三恨:一恨鲥鱼多刺,二恨海棠无香,三恨《红楼梦》未完。而张庆善认为,其实,《红楼梦》是基本写完了的。准确地说,是没有最后修改完,而且八十回以后的稿子又丢掉了,因而留下了后四十回续书的问题。他解释,之所以说曹雪芹创作完了《红楼梦》,但没有最后改定,一是从创作的规律来看,曹雪芹创作《红楼梦》是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历时十年之久,他不可能只写前八十回,而不再往下写了,翻来覆去只修改前八十回。这不符合创作规律。二是现有的大量脂砚斋批语,已经透露出八十回以后的情节,曹雪芹的亲友脂砚斋、畸笏叟(疑为曹雪芹的父亲或者叔叔)都已经看到了这些稿子——比如庚辰本第四十二回回前批:“钗、玉名虽二个,人却一身,此幻笔也。今书至三十八回时,已过三分之一有余,故写是回,使二人合而为一。请看黛玉逝后宝钗之文字,便知余言不谬。”黛玉逝世,显然已是后40回的内容;38回为过三分之一有余,可推断书至少写了100回以上。此外,张庆善还透露,后40回还有具体的回目。这些都能说明曹雪芹确实基本完成了《红楼梦》全部写作。曹版后40回在传阅时丢失了曹雪芹《红楼梦》原稿八十回后为什么没有传下来?多数专家认为,原因是《红楼梦》最初在朋友的小圈子里传抄批阅的时候,被借阅者弄丢了。“畸笏叟”在脂砚斋版第二十回中批注说,“袭人正文标目曰《花袭人有始有终》,余只见有一次誊清时,与《狱神庙慰宝玉》等五、六稿被借阅者迷失。叹叹!”《狱神庙慰宝玉》指的是贾府被抄家、贾宝玉被关进狱神庙等情节,在110回之后。这也再度表明,曹雪芹基本写完了《红楼梦》。高鹗只是整理者而非作者张庆善在文中说,在曹雪芹逝世以后的二三十年里,《红楼梦》都是以八十回本在社会上流传的。那《红楼梦》后四十回是从哪里来的?程伟元在程甲本“序”中讲得非常清楚——非常喜欢《红楼梦》的他惜未见全本,便“竭力搜罗,自藏书家甚至故纸堆中无不留心,数年以来,仅积有廿余卷。一日偶于鼓担上得十余卷,遂重价购之……《红楼梦》全书始至成矣”。对此,高鹗也有明确的文字记载:“予闻《红楼梦》脍炙人口者,几廿余年,然无全璧,无定本……今年春,友人程子小泉过予,以其所购全书见示。”此时,高鹗刚刚参加完乾隆五十五年的会试,未中而落第,正好有空。为了满足大家的阅读需求,程伟元便请他帮助修订整理。本来就很喜欢《红楼梦》的高鹗欣然答应。至于具体的整理工作,张庆善介绍就是“细加厘剔,截长补短”。胡适“高鹗续书说”所据只为孤证是谁说高鹗续书的呢?张庆善介绍,胡适是第一个比较系统地论证了“高鹗续书说”的人,这个观点也成为新红学的基石之一。1921年胡适在《红楼梦考证》中,提出了“《红楼梦》前八十回的作者是曹雪芹,后四十回则是高鹗的续作”的观点。胡适的论据,是引用了俞樾《小浮梅闲话》中的一条材料。俞樾说:“《船山诗草》有《赠高兰墅同年》一首云:‘艳情人自说红楼。’注云:‘《红楼梦》八十回后,俱兰墅所补’。”高鹗,别号兰墅;船山即诗人张问陶,是高鹗的同年。由此胡适认为,张问陶的诗及注是高鹗续书的“最明白的证据”。这也是历来认定高鹗是《红楼梦》后四十回续作者的最主要的根据。对此,张庆善认为:其一,从文献考据的角度看,张问陶的材料不是第一手文献资料,如果没有互证的文献资料,这种孤证很难作为论证后四十回续书作者的铁证;其二,张问陶并没有说高鹗续写了后四十回,只是说“补”,“补”不等于“续”。其中的主要原因,张庆善介绍,一是在程伟元、高鹗刊刻程甲本以前,就有《红楼梦》一百二十回抄本存在——周春《阅读〈红楼梦〉随笔》中记载:“乾隆庚戌秋,杨畹耕语余云:‘雁隅以重价购抄本两部,一为《石头记》,八十回;一为《红楼梦》,一百廿回,微有异同,爱不释手。’”张庆善解释,乾隆庚戌即乾隆五十五年,而程甲本是乾隆五十六年辛亥才问世的。这就是说,在程甲本问世之前,已经有了《红楼梦》一百二十回的抄本。其次,高鹗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续写后四十回。高鹗生于乾隆二十三年,卒于嘉庆二十年,享年57岁。他于乾隆五十三年中举,中举后就积极准备会试。乾隆五十五年三月参加会试落第,第二年即1791年春,应友人程伟元之邀,参与整理修订《红楼梦》。张庆善强调,除了张问陶那条“《红楼梦》八十回以后,俱兰墅所补”资料外,再没有找到任何一条能证明高鹗续书的文献资料。所以,有理由认为,高鹗不是后四十回的作者,只是一个整理者。与此同时,张庆善也强调:说后四十回不是曹雪芹的原作,不等于全盘否定后四十回,不能说后四十回一无是处;否定高鹗是后四十回的作者,也并不是就能证明后四十回就是曹雪芹所写,要想弄清续写后四十回的“无名氏”是谁,还需更多的文献资料。文/综合《光明日报》
责任编辑: 闫小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