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法官妈妈”,也是人大代表

【编者按】两会进行时,建言献策,你有什么好的想法?大到国家规划、小到柴米油盐,各方建言纷至沓来。我们采访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们,一起来听听他们的两会声音! 
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少年家事审判庭庭长陈海仪。 我是陈海仪,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少年家事审判庭庭长,主要从事少年审判相关的工作,这份工作,我一干就是21年。21年间,我经办的案子超过4000件,无一抗诉、无一投诉,帮教的失足少年无一重新犯罪,还有300多人升入高中、中职院校就读,30多人考入大学。 2017年5月,陈海仪在审理一起未成年人连环盗窃案时,对未成年被告人进行心理辅导。图片来源:广州中院孩子们对我很感激,有的一直跟我保持着联系,亲切地称呼我为“法官妈妈”,把我当做知心朋友……其实在我看来,这都是我分内的事,教育感化和挽救,本就是少年审判的原则,我只是一直坚持着它。今年,作为一名法律界的人大代表,我带着孩子们的期待,来到首都北京。把国家对孩子们的关爱,送到他们的心里。  正在服刑的女孩小洁(化名)写给陈海仪的信件。陈海仪供图一位曾因遭家人冷落而掐死堂弟的女孩,在服刑时为我写了一首字迹清秀的诗。诗中一段话让我印象很深:你在我的未来播下期待的种子,我会开最盛宴的花,无论风雨有多大,我都会勇敢坚强、努力的(地)绽放。谢谢您一路陪我成长。我会长大的……被期待充满的未来,让我不再害怕。那是一个中秋节,我看着月光,泪流满面。她一定渴望同家人团聚,重新过上美好的生活,她渴望在我们司法机关的帮助下,未来能够姹紫嫣红。虽然她也曾走过弯路、走了错路,但是儿童犯罪,它是罪错,不是罪恶。她走上这条路,一方面有她家庭的原因,另一方面是心理、生理的原因,对罪错的孩子,我让他们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应该如何去改正。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感受到社会对他的重视,才会改过自新。如果不把他的错误纠正,一错再错,最后就有可能变成真正的罪恶。 2017年三八妇女节期间,陈海仪到广东省未成年犯管教所对未成年女犯进行集中帮教。图片来源:广州中院审理了这么多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孩子们今后的教育、就业问题,时常让我感到忧虑。刑满释放的孩子,通常很难获得社会的认可。学校不收他,找不到好工作,招聘的过程中,企业递给他一个报名表,上面写着你有没有犯罪前科?孩子来问我,陈法官,我该诚信地填有,还是填没有……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指出,要健全劳动关系协商机制,消除性别和身份歧视,使更加公平、更加充分的就业成为我国发展的突出亮点。我想对于他们来说,这是非常需要的。 2017年8月,陈海仪法官在广东省未成年犯管教所对失足少年君君(化名)进行帮教。图片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今年两会,我带来了两个建议。一是希望在全国构建一个统一的青少年数据平台。平台可以包括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年龄的分布数据、流浪儿童的全国动向分布数据、留守儿童的分布以及变化数据等。同时,数据平台建设应合理确定不同地区的自选统计项目,以全面把握政策调整、法规修订的方向。数据平台应该在涉及未成年人权益保护的相关单位中予以共享,并设立相关的预警制度。二是未成年人遭受性侵害问题亟待重视。应对性侵问题,我总结了六点对策:一是提升未成年人及其监护人的法律意识;二是赋予学校、村居委、医院等单位举报义务,重点排查未成年人赴医院流产事件;三是完善对教师队伍的监督管理;四是民政部门应构建有效的救助机制;五是应建立防止未成年人被性侵的社会联动机制;六是其他管理部门应出台相关规定形成综治围堵性侵的态势。(中国青年网记者 李晗 实习记者梅寒)
责任编辑: 王东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