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梦·践行者】起早贪黑忙碌一年 他帮助17名流浪者回家

尚丙辉指着工作室里的照片介绍,每增加一张照片,就意味着又有一个流浪者回家了。 记者 朱清海/摄
记者 朱清海 实习生 彭晓霞“这个阿姨从家里走失以后,全家人为找她都忙疯了。”“小姑娘被人骗了,她妈妈来(广州)见她那一刻激动得一直哭。”近日,在广州市天河客运站附近的天河好人尚丙辉关爱外来人员工作室,一时想不起2017年帮助了多少流浪者回家的尚丙辉,对着一张张照片在回忆中打开了话题。他身边的志愿者早已对老尚的“糊涂”习以为常,经粗略统计后告诉记者,去年他们一共为17名流浪者找到了亲人,并助其顺利回家。以收破烂为主业的尚丙辉,一天又一天在为实现自己的“小目标”而忙碌,感到心满意足。老尚的一天:“没事就骑车上街和流浪者聊天”这一天上午9时许,穿着羽绒服的尚丙辉骑车赶到工作室,一边换上红色“工服”,一边对记者解释他来晚的原因。平时,他经营的废品收购站都是丢给家人打理,他妻子白天负责看店,“有时要守到夜里十一二点,很辛苦”,为了让妻子多睡一会儿,他一般是上午6时许起床,开门收货。忙到上午9时许,家里有人可以接班了,他再走路或骑车到离门店不远的工作室。以尚丙辉命名的关爱外来人员工作室,其实就是他以前的废品收购站。而现有的19名骨干成员中,除两名全职工作人员外都是志愿者,另有工作。需要老尚拿主意的事较多,讨论上街救助流浪人员的活动,联系志愿者,提前准备物资,这要花不少时间。有时在工作室门口会“捡到”流浪者。去年初,一名安徽女孩与母亲吵架,一气之下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广州,险些被骗。被带到工作室后,老尚一边安抚女孩的情绪,一边通过其身份证信息悄悄地联系其家人。当她的妈妈和舅舅等人赶到广州,女孩还是不肯回去。老尚又找来专业人士对她和家人进行心理辅导,最终说服女孩返乡。“找到你的孩子后,我再给你电话。”在采访中,他还接了一个从外地打来寻子的电话。原来,他帮过的一个已经回家的流浪孩子,因和家人相处不好又离家到广州打工,孩子家长无奈又找到老尚求助。“没事的时候,我就自己一个人骑着车,带着食物去街上和流浪者聊天。”老尚说,一般周六日晚上8时许到12时,他和志愿者会到市内车站、桥底等流浪者比较集中的地方送温暖。个案回顾:妹妹一声“哥哥”,流浪者眼泪掉了下来“哪有人不想家。”尚丙辉说到最近帮助的一个个案。去年12月26日,他在天桥底下发现一名流浪汉躺着,身上仅盖着一床薄薄的被子,“他说不想回家”。老尚没有就此放弃,通过聊天得知流浪汉姓翟,是河南省驻马店市上蔡县党店镇人,十多岁就出门打工,由于丢了身份证,工作没了。在广州流浪了两年多,平时晚上出去捡瓶子,卖了换点钱,然后在附近商店买一包挂面,一天两顿清水煮面,一包能吃三四天。他记得自己有一个妹妹,一直没有联系,也不知道她的手机号码。老尚辗转找到这名男子的姑父,又通过其姑父联系上了他的妹妹。“他妹妹一开始不相信,看了我们发的视频就哭了。”老尚说,今年1月3日,翟先生的妹妹从河南省郑州市开车来到广州,在路上发信息请志愿者帮忙看着她的哥哥,并称这次一定要带他回家。当天上午10时许,她在广州的天桥底下见到了哥哥。面对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妹妹,翟先生竟然没有认出她是谁。听见妹妹叫了一声“哥哥”,他的眼泪也掉下来了。翟先生的姑父激动地说,他们有20多年没见过面了,家人都以为翟先生不在人世了,把翟先生的户口注销了,没想到还能再见到翟先生。随后,翟先生离开栖身的桥底,跟着妹妹和姑父终于踏上了回家的路。在尚丙辉帮过的流浪者中,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的还有一名离家走失数月的阿姨。去年10月,志愿者在街头送温暖时遇见这名60多岁的老人。“给她买了一份饭、一瓶水、两个面包,阿姨很有礼貌,一直和我们说谢谢。”老尚说,他在现场和老人交流,让她写下了姓名、住址和子女的名字,时隔一日便联系到她的家人。在老人的儿子、女婿驱车前往广州这段时间,老尚和志愿者轮流上街守着老人,避免她再次走失,直到将她交给她的家人。“她儿子说家里人都找疯了,有妈就感觉有家了”。志愿者过年:邀流浪者到工作室一起吃年夜饭望着已回家流浪者的照片,老尚在回忆时不断露出笑容。然而在他帮助过的流浪者中,有人找到了家人却发生无人来接、有家难回的情况,对此老尚只是摇头不语。记者了解到,目前尚炳辉每个月会给几位流浪老人生活费。在工作室旁边的楼上住了一名广州阿婆,她与家人发生矛盾,在外流浪了十几年。有人把她送到老尚这里,他租了房子给她住,从2014年直到现在。另外,有4个流浪者在高速路边搭棚子住,老尚每个月会给他们送米和油。去年除夕,尚炳辉一家人和志愿者在工作室做了年夜饭,到流浪者较多的地方邀请他们过来,一起聊天吃饭,还给流浪者派红包。春节期间,他和家人也不忘给街边的流浪者送饭。今年,老尚说依旧会在工作室为流浪人员准备热闹丰富的年夜饭。“志愿者的工作有时能改变一个人的一生。”工作室的志愿者领队阿香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在她的影响下,孩子平时也会过来帮忙。“能让一个人从流浪者的身份慢慢回归社会,回归正常生活,让一个家庭团圆,感觉特别快乐。”阿香说。对话“我还没老 可以坚持”记者:不顾主业甚至自掏腰包帮助人,家人有意见吗?尚丙辉:肯定有,老婆有时会嘟嘟嘴,不过那是以前,现在老婆孩子都能理解。记者:像这样起早贪黑的状态,以后能坚持多久?尚丙辉:我感觉自己还没老,干劲跟小伙子一样。每天回到家陪陪老婆,看到小孙子围着身边转,我很开心,也不觉得有多累,可以坚持。记者:为什么想起来看书?尚丙辉:不看不行。以前我是一个人,文化水平有限也没什么,现在已经有了一个团队,想带好团队不能不学习。包括大学生志愿者给我推荐的书,随身带着,有空拿出来看看,可以学到一点东西。
责任编辑: 丁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