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伯承元帅曾一直坚持做何事到72岁双目失明为止

核心提示:“父亲的生活很规律:每天早上5点起床,先读一段俄文,这一习惯一直坚持到他72岁双目失明为止;然后打一套自创的操,最后便开始写毛笔字。”刘蒙回忆,这三件事做完的情况下他才开始吃饭,可以看得出他对学习的热爱。刘伯承资料图本文摘自:中国新闻网,作者:王兴华,原题:刘伯承临危受命策划南昌起义刊文迷惑国民党父亲留下八个字:勤能补拙俭以养廉“财富总要花掉,知识受用一生”刘蒙回忆,母亲汪荣华在世的时候常说,儿女6个,刘蒙长得最像爸爸,但是没有爸爸精神,没有爸爸漂亮。“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母亲眼里父亲始终是最完美的。”刘蒙哈哈一笑,说起了自己的名字,“像我哥叫太行,我弟叫太迟,一个未成年夭折的姐姐叫刘华北,妹妹弥群、解先、雁翎。”小时候他很不服气,为什么自己的名字最难听,叫阿蒙。后来才知道这个名字寄托了父亲对我的一种希望。“三国里吕蒙生在南京,小名就叫阿蒙。吕蒙小的时候特别调皮捣蛋,后来长到十五六岁的时候,进步特别快。‘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就是说的他。”“吕蒙很多军事思想很重要,仗也打得很漂亮。我也生在南京,父亲给我取这个名字叫阿蒙,就是这个意思。”刘蒙酷爱书法,现为中国书画研究院副院长、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他说,因为父亲的影响,他8岁时就开始临池,后来向书法名家求学。“父亲让我每日读书、习字,寒暑不辍。”他还记得父亲说过的话,“金钱财富总要花掉,而知识可以受用一生”。“父亲的生活很规律:每天早上5点起床,先读一段俄文,这一习惯一直坚持到他72岁双目失明为止;然后打一套自创的操,最后便开始写毛笔字。”刘蒙回忆,这三件事做完的情况下他才开始吃饭,可以看得出他对学习的热爱。刘蒙说,父亲的书法非常清秀。实际上,他指挥作战不是光讲“豪气”,更讲究妙算,是非常精细的,他一生作战都是非常精细的。字如其人,他的个性、精神体现在他的书法里。刘帅留下了390万字的军事著作,同时还有190万字的翻译作品。刘蒙曾在总参二部做过一段翻译工作。他说,那有一书架的词典可查,有一书架的参考书,明亮的灯光,暖和的屋子。在战争年代,是油灯、没几本字典,竟然能翻190万字的翻译作品,非常感人。他透露,游击战一词,从外文翻过来最早是“黑猩猩战”,可是中国人都看不懂。父亲根据游击战的定义,高机动性的作战和突然的进攻,他把两个词合起来,翻译为“游击战”。父亲广博的知识和苦学不辍的精神,让刘蒙耳濡目染。刘蒙笑着说,自己是军人,就是靠工资生活,“钱嘛,够用就行了”,但是他觉得,因为父亲,自己书法、文学、外语才有了一些成绩,这让自己觉得很充实也很满足。
责任编辑: 闫小芳